工业4.0平台中、美、德三强争霸,中国已经领先一步?!

6月15日的成都,工业互联网高峰论坛上,中国航天科工工业互联网云平台Indics向全球正式发布,这是继GE的Predix和西门子的MindSphere两大平台之后,能够带动业界变局的又一个扛鼎之作。

6月16日的成都,微雨初晴,在高新技术开发区新落成的《工业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里,实验室主任、航天云网公司副总经理祝守宇先生的一场激情演讲,把各路专家的思绪带入了争夺激烈、日新月异的世界智能制造领域。就在前一天的工业互联网高峰论坛上,中国航天科工工业互联网云平台Indics向全球正式发布,这是继GE的Predix和西门子的MindSphere两大平台之后,能够带动业界变局的又一个扛鼎之作。

祝总明确表示,阿里巴巴生态系统的发展壮大,基础在于阿里平台接入了足够数量的商户。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同样需要接入足够多的工业企业和工业设备,才能形成自己的生态系统。INDICS平台已经接入企业1500余家,接入设备云2万1千余台,接入的数据点总数已经超过200亿点,这已经是全球已知嵌入企业数和接入设备数最多的云平台。祝总毫不隐讳的谈到,不能让我们的设备都接入外国的平台,这是工业互联网的入口,也是未来大数据驱动的智能制造的制高点。

如果没有祝总的这一场演讲,我们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平台的发布,随处可见、老生常谈,听了祝总的演讲,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制造2025的落地、看到的是跻身世界前列的勇气、看到的是工业4.0时代弯道超车的希望,也看到了中国航天人的情怀。

信息化带动的全球一体化时代,国家之间的竞争常常表现为领头企业之间竞争,更具体的落实到企业家和投资商的格局和情怀的比拼。媒体热炒的创业热点,看到得都是资本逐利的仓惶身影,哪有什么创新济世的情怀?

——共享单车一哄而上,很快让五颜六色的劣质单车堆满了城市的各个角落,这个有技术含量吗?对比一下马斯克的超级环(hyperloop);

——百度忙着外卖和搜索的竞价排名,除了挣钱外哪有技术创新?。对比一下同样是搜索的谷歌公司,谷歌研发的安卓系统、Hadoop等开源软件引领了全世界的技术发展;

——做社交应用的Facebook聘请美国宇航局(NASA)喷气式推进实验室和艾姆斯研究中心的宇航和通信专家从事“互联实验室”项目,计划利用卫星和无人机等技术,帮助互联网设施薄弱地区的用户联网。对比一下国内刚刚获得D轮7000万美元融资的陌生社交应用“探探”,不过一款打着科技与智能旗号的“猎艳”和“约炮”工具!

——更不要说卖干果的“三个松鼠”、卖小吃的“西少爷肉夹馍”之类,不过是炒作各种噱头以逐利而已,哪有技术创新?哪有为国为民的情怀?

一个有情怀的公司/企业家,关注的不是眼前的蝇营狗苟,而是要胸怀天下,有造福苍生社稷的宏誓大愿,有引领科技潮流的远大抱负,他们扶持身边的小微企业发展而不是仗势欺人,他们挑选的对手永远是领先的巨人。可惜我们寻寻觅觅很难看到这样的影子,“过尽千帆皆不是,斜辉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中国工业界也有不少智能制造的探索:

1、中国石化作为超大型国有企业,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智能化炼厂的建设试点,打造了基于统一的云架构的智能制造平台,到目前已经有两家企业被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列为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取得不错的应用效果,但其平台并未对外公开发布。

2、三一重工作为民营企业中的领先者,在工程机械领域打下了一片天地。创始人梁稳根一直注重学习德国机械企业的先进经验。2016年底推出了孵化了一年多的“树根互联”工业互联网平台,其雄心是贯穿端到端的全产业链环节。平台产品并未见到公开发布。

3、红领集团处于传统低端制造领域。随着国内互联网蓬勃发展带来的刺激,创始人张代理积极探索如何利用互联网工具,改变服装行业的业态,很早就联合同城的海尔集团发起互联网工业联盟,建设了完全个性化的数字工厂平台—酷特智能,为需要定制西服的消费者提供C2M服务,但红领同样没有发布通用的平台产品。

直到我看到了面向全球发布的Indics平台。听到了祝守宇先生的演讲,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奋发有为的朝气,他们把平台开放给所有的企业,瞄准的对手就是GE的Predix和西门子的MindSphere,要从这些国际顶尖的公司手中抢夺工业互联网入口的控制权,把尽可能多的工业企业和工业设备都接入Indics平台,未来的工业大数据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他们用世界的眼光,站在未来的高度,用心为这个时代、为这个民族作一款产品、做一番事业。 向所有有情怀的创业者致敬!

背景故事

为了争夺未来制造业的制高点,世界各大工业国近些年纷纷“亮剑”。

013年4月,德国为“确保德国制造业的未来”, “将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祭出“工业4.0”利剑,举世瞩目;2014年4月,为响应美国政府“在工业化战略”,GE、IBM、思科、英特尔等制造业与IT巨头抱团成立了工业互联网联盟(IIC,Industrial Internet Consortium);在中国,为实现民族复兴大业,完成中国制造由大到强的战略转变,2015年5月,《中国制造2025》横空出世,“以推进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其他国家,如英国、法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也不甘寂寞,纷纷制订了类似的国家战略。尽管名称不同,但各国的国家战略的雄心都是为了在这次智能制造革命大潮中,占得先机、拔得头筹。

从2013年算起,已经过去4个年头了,各国的战略雄心是不是已经落地?哪家已经走在了前面?

在强调“打造行业生态、发展平台经济”的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三大平台横空出世所造成的三强争霸的局面。分别是美国GE公司的Predix平台、德国西门子的Mindsphere平台和中国航天云网的Indics平台。

一、通用电气(GE)的Predix平台

2015年7月7日,通用电气 (GE) 举办“当智慧遇上机器——工业互联网中国峰会”,宣布 GE工业互联网大数据软件平台Predix向全球开放。GE声称Predix是世界上第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够将各种工业资产设备和供应商相互连接并接入云端,能够提供资产性管理(APM)和运营优化服务。可以帮助提高客户的生产率,可以连接、监管更多的设备和机器,为客户提高洞察力、减少计划外停机、增加可预测性。目前APM系统每天监控和分析来自数十万设备资产上逾千万个传感器发回的数据,终极目标是帮助客户实现100%无故障运行。

GE的野心是把Predix打造成为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标准。GE正通过三个方面的努力来实现战略目标。首先是GE强化自身软件创新能力,通过创建全球软件中心、整合数据科学家团队等措施保证核心竞争力。其次是在工业领域打造生态链,除加强与IIC,Industrial成员合作外,还和AT&T、软银、沃达丰、中国电信等全球主流电信厂商协同作战,吸引更多地工业企业加入Predix平台, 真正形成一个“工业社区”,以众人之智,开发更多工业应用程序,推动数字工业创新。这些开发者使用Predix平台时,数据直接从机器设备上传至Predix云平台,软件开发者通过云端的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和可视化处理,现场服务团队和客户根据分析结果进行优化、调整,最终提升设备工作效率。GE预计,到2020年时,每年将有2万名开发者在Predix平台开放应用软件,随着大量全新应用程序问世,将激活超过2,25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的工业应用市场。最后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就是并购,用资本的力量将全球工业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领先企业收入囊中。

GE首席执行官Jeff Immelt表示:“工业互联网的变革将使GE和客户的双赢,我们的创新产品将不仅可以给GE带来局代的利润,同时,将有助于产业的良性发展,有望为产业每年节省200亿美元的费用。”“你昨晚入睡前还是一个工业企业,今天一觉醒来却成了软件和数据分析公司,这就是现实中发生着的巨变,GE希望是这种变化推进者。

二、西门子公司的MindSphere平台

2016年4月西门子公司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正式推出“MindSphere—西门子工业云平台”,2017年6月在中国正式亮相。,“工业生态”成为全新的亮点,核心定位是物联网的操作系统。西门子赋予这样的操作系统的五大功能:连接、分析、工具、应用和服务。目标是通过数据分析来构建洞察力,从而驱动、优化资产的性能。

西门子给MindSphere一个多维度的名字“基于云的开放物联网操作系统”,关键词包括了云、物联网和操作系统。从其提供的工具组建如MindConnect nano来看,其关注的重点也在于设备的轻松互联。它连接了物理世界的实体(产品、设施)与虚拟世界对应的数字化双胞胎(Digital Twin),让机械设备制造商及工厂建造者可以通过该平台监测其设备机群,以便在全球范围内有效提供服务,缩短设备停工时间,降低设备能耗,提升整条生产线或整个工厂的运行效率,乃至提升信息安全的程度。并据此开创新的商业模式当然。它也是一个弹性的PaaS服务(平台即服务),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可以让更多的开发商可以去开发面向用户的应用,不同领域的小伙伴们都能发挥专业知识,通过合作实现共赢。

MindSphere重点强调拓展生态圈,目前MindSphere合作伙伴包括云基础设施服务商、软件开发者、物联网初创企业、硬件厂商等。

云服务层面,MindSphere目前的合作伙伴包括亚马逊AWS和微软。  应用层面,西门子与合作伙伴一起已经开发出超过50个APP,供各类工业客户选用,西门子自己开发基础的工业APP,提供各种能力,使广大合作伙伴可以基于西门子的原生APP迭代出更多的专业性APP。”

按照西门子规划,MindSphere第一批投放的国家主要是中欧、北欧、美国、英国,第二批覆盖中南欧如意大利、瑞士等,中国是第三批投放的国家。

三、航天云网的Indics平台

2017年6月15日,题为“智造价值,联创未来—工业互联网高峰论坛”在成都召开,会上航天科工集团正式向全球发布了其工业互联网云平台INDICS(Industrial intelligent cloud system)。

航天科工董事长高红卫这样阐述平台的建设理念:航天科工把工业互联网作为构建信息化时代制造业生态系统的载体来对待。除了要具备工业服务、物联网、制造业的互联网公共服务平台等一些基本属性以外,还要适应工业化时代的“标准化设计、大规模制造、同质化消费”模式转换为信息化时代的“定制化设计、单件小批量生产、个性化消费”模式的需求。他表示,工业互联网是集互联网技术、物联网技术、云计算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采集与挖掘技术于一体的全球性工业创新载体。通过构建制造业“信息互通、资源共享、能力协同、开放合作、互利共赢”的公共平台,通过促进云端企业智能制造、协同制造、云制造能力形成,可以最终实现“企业有组织,资源无边界”的目标,从而适应信息经济时代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需要。

该平台能够提供涵盖IaaS、DaaS、PaaS和SaaS的完整工业互联网服务功能,适合不同层次、类型、规模的企业;可支持各种工业设备接入、集成各类工业应用服务,构建良性工业生态体系,使制造管理更加便捷高效;构建了涵盖设备安全、网络安全、控制安全、应用安全、数据安全和商业安全的工业互联网完整安全保障体系。值得关注的是,云端接入是实现智能化改造的关键环节,航天科工SMART IOT系列网关产品具有采集、转换、处理和传输不同工业设备数据的能力,可快速实现工厂OT组网并接入INDICS平台。通过SMART IOT网关,可实现设备互联、数据交流、资源共享。

自2015年6月15日上线运行近2年来,注册企业数达到近80万户,其中境外企业3000多户,中小微企业占比超过90%,私营企业占比超过90%;线上协作需求发布约1000亿元,协作成功约400亿元;

结束语

咨询公司埃森哲预计,工业物联网到2030年能够为全球经济带来14.2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为中国带来1.8万亿美元的累计GDP增长。在中德美三国为主的这场智能制造“世界大战”中,虽然表述方式不同,但三国在认识上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德国人要:“通过充分利用信息通讯技术和网络物理系统等手段,将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美国人则是“打破技术壁垒,通过促进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融合”,中国的理念是”以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为主线”,三家共同的技术本质均为CPS(信息物理系统)为核心的智能制造。

德国人认为,CPS系统是工业4.0的核心,在制造业领域,CPS系统包括智能机器、存储系统和生产设施,能够相互独立地自动交换信息、触发动作和控制。CPS将推动生产对象直接或借助互联网通过M2M(Machine to Machine,机器对机器)通信自主实现信息交换、运转和互相操控。,在三大集成(纵向集成、端对端集成、横向集成)中,纵向集成是工业实现工业4.0的基础,突出了机床等生产设备及设备之间互联互通、信息系统与设备之间的深度集成。

中国制造2025》中强调指出。“在重点领域试点建设智能工厂/数字化车间,加快人机智能交互、工业机器人、智能物流管理、增材制造等技术和装备在生产过程中的应用,促进制造工艺的仿真优化、数字化控制、状态信息实时监测和自适应控制。”,生产设备的数字化控制、实时监测、自适应控制,也与德美“异曲同工”。

从战略的落脚点上看,平台是载体,无论是“智能制造平台”、“工业互联网平台”还是“工业物联网平台”、“工业云平台”,要有平台,要有接入平台的工业企业和工业设备,只有这样才能形成数据积累,才能打造基于平台的工业互联网生态环境。

这是一个赢者通吃的时代,假如我们的工业企业和生产设备都接入了Predix或者MindSphere,难以想象在工业4.0时代我们还有任何领先的机会,甚至连主权都会丧失殆尽。因此,我们需要像INDICS这样平台以及这样一群科学家,在世界工业之林,挺直中国工业的脊梁。